如何评价独立音乐人花粥遭大学老师批评《盗将行》的歌词,狗屁不通一事? 盗将行歌词狗屁不通

时间:2021-09-17 17:04:04 作者:admin 60517
盗将行歌词狗屁不通

如何评价独立音乐人花粥遭大学老师批评《盗将行》的歌词,狗屁不通一事?

如果用古典诗文的审美标准去衡量,花粥的这首《盗将行》肯定不及格。但流行歌曲的歌词,肯定不适合用古文章法来解读,本就是娱乐的玩意,何必去较这个真了?

《盗将行》是一种仿古风作词的尝试,在此之前的方文山、许嵩等也多有类似的创作。但花粥的这首歌词,出现诸多文法与逻辑的硬伤,也是不容否认的。简要点其一二:

①踏遍“三江六岸”,这句是造词,没有出处,这是古风文学的大忌。可以是三山五岳、三江四海,但三江六岸纯属瞎掰。

②我与虎谋早餐。这句问题很大,属生搬硬扯。可以与虎谋皮,与虎谋食,但与虎谋早餐是个什么东东?不够谨慎,想之当然。

③拎着钓叟的鱼弦。鱼弦在这里是乐器吗?确定不是钓竿?这个词非常生硬冷涩,犯了空堆词藻的忌讳。

④问卧龙几两钱。这句话病得很严重。如果从文中连贯解读,前有钓叟,后应为子牙而非卧龙,诸葛亮与垂钓可没有一毛钱关系。如果从字面直读,就是问诸葛亮值几个钱,这也太荒谬。

⑤你的笑像一条恶犬,撞乱了我心弦。是不是口味太重?非得笑起来像恶犬的人才能掳获你的芳心?

⑥取腰间明珠弹山雀,立枇杷于庭前。这句话毛病也很多,模仿痕迹太浓,但达意又不准。枇杷树并不是亭亭玉立的树,如果是倒服句,像枇杷树一样立在庭前,用腰里的明珠去弹射山雀,这句话就没什么意思了。如果不是倒装句,这句话就是个大病句。

古风歌词创作,对古文学古汉语知识有较高要求,如果不具备比较过硬的古文素养,就不要轻易以古风来创作。不较真也就算了,万一较起真来,反会洋相迭出。因此,也不能一味攻击那位较真的大学老师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